淮北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揭秘现实版的盗墓笔记地下世界

发布时间:2019-11-28 10:36:51 编辑:笔名

揭秘现实版的盗墓笔记地下世界

揭秘现实版的盗墓笔记地下世界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揭秘现实版的盗墓笔记地下世界 揭秘现实版的盗墓笔记地下世界 Posted on 2014年12月21日 by feichongzi in 社会万象 江湖盗墓群体类别自80年代以来,我国盗墓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链,但分级很复杂,和收藏界一样分帮派和圈子。基本上有低级型、初级型、中级型、中高级型、传统型等几种类型。1、低级型:农民农闲,在自家承包的田里或者别人田里以搞农田基本建设为名见土堆就挖平,见湿软土层就深翻。这种情况一般碰不到大墓,都是普通浅层的墓,里面东西很少,顶多是一些日用瓷器、银锭和铜钱;2、初级型:农村闲散人员结伙游荡冒险型。白天踩点(具有明显目标的墓或者传说中的墓),晚上蛮干,没有技术可言,基本十墓九空。不会做隐蔽措施,最容易被抓,盗圈里戏称他们为“傻子儿”一族;3、中级型:古玩经营冒险者或者收藏冒险者,或者“跑地皮”的人搭伙 支锅 ,一般没有专业的盗墓经验,全靠传说和书本络。主要使科技探测设备探墓和雷管炸药,一年难有几次得手。这些人不会和江湖上的来往。属于自铲自销型的游击队。4、中高级型:属于传统与高科技相结合型,人员组成一般都是传统盗墓世家子弟或者传承的徒弟搭伙,也有可靠的江湖人士加盟。属于江湖圈子里的新派。他们有传统阴阳风水术和传统盗墓的基础,主要依靠高科技设备,他们所使用的都是进口设备,只要是金银铜铁锌等金属在地下,探宝仪就会根据不同的金属发出不同的报警声。找到古墓后,一般会用“洛阳铲”在墓葬周围密集式“扎针”,以确定古墓的长度和宽度,再根据扎针取上来的土判断该墓是那个朝代的,是平民墓还是贵族墓,是“生坑”还是“老盗”。使用高强集束扩张炸药,速度快,不留痕迹,解决战斗很迅速。这些人属于江湖上的中坚上升力量。5、高级别型:这个级别都由江湖中层加盟,利用传统阴阳术、地貌风水术、传统盗墓术、现代科技设备,但主要以传统探墓为主,使用洛阳铲和钢珠探针(后面专门介绍洛阳铲和探针功用),高科技探测设备只是辅助,探墓技术成本和方法极其经济,尤其钢珠探杆一晚上可以单人地毯式探查三两亩地的地下状况,上面还不留明显痕迹(不仔细看),其实这种简陋却有效地技术私下使用近10年了,可以说大小墓葬通吃。什么是极致?最简单、最有效地就是极致。这话一点不假。我们国家的反盗墓组织可否知道?6、纯粹的传统型:其实传统盗墓技术也面临着失传危险,那些80年代发展起来的盗墓精英,现在也步入暮年。加上现在年轻人比较喜欢自由,不太讲道上规矩,高科技技术的引入,对他们这些老传统来讲,越来越受到威胁和下岗的危险。作为传承数千年以来的传统盗墓技术,从文化的层面讲,也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当然只有江湖人士去进行保护了。盗墓分工盗墓这一“行业”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如今已经日趋产业化,形成了一套产业链。根据分工不同,盗墓圈内的人员分别有着不同的称谓:“掌眼”、“支锅”、“腿子”和“下苦”。盗掘、运输、窝藏、销赃等一条龙作业,就是由这些角色完成的。1、“掌眼”:盗墓活动的全班人马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做“一锅儿”。“锅”里级别最高的被称为“掌眼”,是这“锅”人中的核心人物。“掌眼”不仅有寻找古墓的本领,也有鉴别文物的能力。他们既可以是提供古墓线索的合作者,也可以是打算购买墓内文物的初级收购商。2、“支锅”:是每一次盗掘活动的负责人,类似于承包工程的包工头,负责筹措盗墓行动所需的资金、设备等。“支锅”的投入是有风险的,一旦挖出的文物没人买断,他只能自行处理。3、“腿子”:指的是盗墓活动中的技术工人。他们在盗墓过程中扮演着类似于“项目经理”的角色,负责探寻墓地的具体位置,以及确定里面是否还有文物等。4、“下苦”:在盗墓产业链中,最底层的是“下苦”。“下苦”多是农民工,从事具体的挖掘工作。通常情况下,即使老板盗取一座古墓的收入达到上千万元,一个“下苦”也只能得到几百元到几千元的报酬。盗墓工具洛阳铲。洛阳铲堪称盗墓者必备工具,考古工作者也常用,据说是民国时洛阳盗墓者发明的,铲宽仅2寸,成U字半圆形,铲上部装长柄,用铲向地下插一下,可以进深三四寸,往上一提,能把地下卡在半圆口内的泥土带上来。现代盗墓者作案工具五花八门,高科技的作案手段,比如炸药爆破、遥感探测、航空考察等,已经被不少盗墓分子采用。钁、凿、锹、铲、斧、镐、镦、镞、锥、镰、锄、刀、竹签、竹筐、木杠、粗麻绳……这些都可能盗墓者的作案工具。问题是,看你怎么用?如同屠夫宰猪、疱丁解牛,还要看你会不会用。从德国、美国进口的先进探测仪可以一下就探出地下埋的宝藏。除了探测挖掘工具,还需准备蜡烛、手电筒、打结的绳子及一台手摇送风机,以便往墓穴中输送氧气。如果需要爆破,还需要炸药。这些东西准备齐全,就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盗墓产业链穿过蜿蜒狭窄的胡同,来到西安市着名的文物市场八仙庵,尚未跨进标志性的牌楼,一幅红红火火的景象就跃然眼前。卖古玩的人充斥了每一个房间仍嫌不够,院子里所有的空地上都布满了摊贩,好像是一个商贩们自己的聚会。客人只能在他们的缝隙中缓慢穿行,脚下若不小心就有可能踩到地上的“文物”。从前这里是个道观,因为出了一个传奇的跛子算命先生而着名,香火很旺。不到十年的时间,文物商贩们就把它变成了一个与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齐名的文物市场。表面上这里熙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可你很快就发现,偌大一个市场并没有几桩像样的生意成交。但买卖不赚钱干嘛那么起劲儿地摆摊、开店呢?地下文物的流通,这里的中间商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一位店老板赌气般的的话语似乎有些耐人寻味:别看来的人多,没有几个懂货的,上来就摸假的,你说我能给他真东西看吗?!看来,懂货的人并不常来,真正的古董也不是谁来都能看。据说,这里完成了全国地下出土文物20%以上的初次上市交易,这应该是八仙庵里不言自明的公开秘密。在贩卖文物的环节中,中间商是最小的老板,而在连接盗墓的环节上,他们又是最大的老板。奥妙就在这小与大之间。白广城就是这样一个忽大忽小的老板。在监狱大墙里,能访问到白广城这样拥有店铺的坐商,实属不易。远离犯罪现场,与盗墓者若明若暗的关系,都使他们拥有了更多洗白自己的机会。所以,他们能够理直气壮地说:“英雄不论出身,古董不问出处,国家博物馆也是按照这个潜规则收购文物的。”“ 别看我在文物市场开着一家小小的店面,充其量只是一个二道贩子(中间商),挣大钱的是上面的大老板。”他自嘲说。像大多数犯人一样他一脸无辜地否认犯罪事实,声称自己不该受此重罚。他的辩护词是:“我只是借钱给一个朋友,并不知道朋友拿钱去做了什么。”针对这样的说法,经验丰富的刑警一语道破天机:(为了保证货源)一般的文物贩子(中间商),手里都控制着几个“施工队”(以“腿子”为首的盗墓群体),他们有的长期包养“掌眼”为自己寻找古墓;有的与一些专业盗墓的“支锅”小老板们保持着稳固的合作关系。一个被包养的“掌眼”月薪可以达到万元以上,而有经验的“腿子”发现一个墓坑也就只能得到几百元或千元。不管这些人的钱是多是少,这笔钱都出自中间商老板的腰包。职业盗墓人穆子证实说,目标找准后,“施工队”由“掌眼”或“腿子”带队前往盗掘。盗掘的前期资金由老板(文物贩子)预付,美其名曰“借”。挖出的文物悉数归老板(文物贩子)。劳务费是事先讲好的,无论出土文物价值多少,说好的价钱不能变。很清楚,在这种运作模式里,文物贩子实际上就是暗地里出钱给盗墓者“支锅”的老板。古玩市场=倒卖市场北京的潘家园和西安的八仙庵是全国两个着名的古玩市场,但完成的却是两个不同阶段的使命。八仙庵主营地下出土文物初次上市的交易,潘家园则侧重三、四级市场的倒手交易。按照接近盗墓者一端价格低,远离盗墓者一端价格高的原则,西安的出土文物卖价低于北京和上海。白广城说,一件雕有朱雀白虎的四神汉代瓦当,拿在当地农民手里时,中间商的买价是几十元到几千元,而到了中间商手里(二级市场)就能卖到几万元,再转到北京、上海大老板手中时(三、四级市场),身价可以涨到十几万。又如一件错金器,从农民手上收来时只有30元,而倒过几手后就卖到了几百万。一手地下文物,无论在谁手上都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它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暴露刚刚完成的盗掘。所以,文物到手后,“支锅”老板最关心的就是尽快找到安全稳妥、又出手大方的买家,这样才能保证一干人马的安全。走私出境 异常通畅走私出境是他们惯常的做法,其好处一是隐秘,二是快捷。产业链带来的快捷究竟能快到什么程度呢?白广城,一位文物倒卖者,在监狱时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说:“盗出的好东西(文物)一小时就能出手;三天的时间可以通过二次倒手文物出境;如果是一条龙不倒手的话,两天到达境外。”只需两三天的时间,文物顺利出关,盗墓者就可以永远逍遥法外。文物出境的路是畅通的,一条通过广州、深圳海关;另一条是先将出土文物汇集到河南、陕西、甘肃的几个内陆文物集散地,之后取道香港、台湾再次集散,运往世界各地。出关的办法很多,有个人夹带、快件邮运、集装箱夹藏,大批量多品种走私时,还贴上“出口艺术品”、“展览品”的标签掩人耳目。这些神通广大的文物走私者是谁?如何能在公安人员的眼皮底下将违法的活动重复了一次又一次?白广城婉转地回答:北京、上海、广州都有,说白了也是一些中间商,其实在他们上面还有更大的老板。只要有钱赚,再远的地方,再大的物件都不是障碍。一批已经回归的文物支持了白广城的说法。1996年,英国警方在海关查扣了一批走私的中国文物,这批在最终在1998年回归祖国的文物数量多达3000多件。这些从商代至明清时期,跨越3500年时空的珍奇国宝,足够创建一个小博物馆。令老板们伤神的是,近年来突飞猛进的盗掘速度带来的文物价格贬值。白广城举例说,由于出土的“东西”太多太快,一些品种的贬值相当惊人。例如,一件汉阳陵的裸体陶俑,国内原来可以卖到15万元,如今两三百元就搞定了,境外价格也由原来的几十万美元跌落到六七百美元。那么,究竟多少盗墓人口才会带来这么大的市场波动呢?白广城的回答令人吃惊又不置可否:“中国目前有10万盗墓大军,平均每天有1000件地下文物问世。”据海关总署监管司官员披露,十年中,仅深圳、广州海关就查获走私文物5万件,这个数字是在对出境货物5%的抽查中发现的,按照这个比例换算,我国每年走私出境的文物数量惊人。可悲的是,这个庞大的数字比白广城提出的盗墓产量还要高出三分之一。水深水浅 谁是“大老板”坐在五星级饭店拍卖会上,谁都不会去联想,眼前精美绝伦、身价不菲的文物,与钻在漆黑盗洞里灰头土脸的盗墓贼有什么关系。但是,哗众取宠也好,匪夷所思也好,这种关系却切切实实地存在着。一个国际市场的平台,给中国古墓盗掘和文物交易提供了全球化土壤。产业链就像一架庞大的机器,把散落在世界各地分散的盗墓活动,组合成强大有序的生产运动。全球800亿美元的文物年交易额,有赖于从产到销每一个环节的顺畅自如。人们不禁要问,指挥与操纵这架机器的究竟是些什么人?“大老板。”职业盗墓人穆子的回答与白广城一样,“在监狱的大墙里,你永远别想找到他们。”他随即补充说。穆子是道儿上的“大哥”,二十多年的盗掘经历,塑造了他强健果敢的外表。他研读过《洛阳县志》关于家乡梦津、东关、白马寺一带居民十户有九户盗墓、一家三代盗墓的历史;能够如数家珍地历数各朝各代珍奇文物的特点;知道“生在苏杭,葬在北邙”的古人时尚之风;古墓与河流的关系……,也敢理直气壮地呐喊:“说我们是盗墓贼,我不服!”但是,从“苦力”到“支锅”,虽然身份和地位不断改变,却始终无法进入真正的老板行列。每年秋冬两季,数以万计的农民离开家乡,加入到中国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盗墓大军中。这支迁延了960万平方公里的队伍里,有自发盗掘的农民、由老板控制的施工队性质的松散群体、专业盗墓人、拥有资金的盗墓组织者,“十万之众”的说法绝不是空穴来风。但是,收入却远远无法达到地下出土文物最终交易额的百分之一。在盗与贩之间横着一条常人难以逾越的鸿沟,这就是产业链上分工的原则,同时也是利益分配的原则。20世纪末,在美国纽约举办的国际亚洲文化节上,比利时籍的中国文物商吉斯尔·柯罗斯将一颗精美绝伦的汉代青铜鎏金树(又称摇钱树)以250万美金的价格,出售给纽约亿万富翁里昂·布雷克。经专家验证,这棵摇钱树系重庆巫山地区非正常出土文物。文物贩子坦言,一手收购价顶多十几万人民币。地下文物在进入合法化商业渠道之前,都有过一段光怪陆离、长达半年或一年以上的旅行生活。这种旅行不仅只是出入海关、二次集散,还包括在行行色色的大小老板们之间的周游,用行话来说就是“倒手”。倒手是文物商贩们大变魔术、规避法律风险的秘笈法宝,千万不要小看了它。在盗墓产业链上,风险最大的是基层盗墓群体,其次是最接近盗墓者的初级市场老板,因为他们离犯罪现场和犯罪证据最为接近。无论是在盗掘还是运输途中案件被侦破,公安人员顺藤摸瓜时,证据链条上最先锁住的就是这部分人群。因此,只有通过频繁的倒手,才能抹去地下文物身上所携带的犯罪印记。各级老板分工明确老板们的分工也十分明确,二手市场的老板消息最灵通,他们看家的本事就是眼快、腿快、耳朵灵,所以往往能够在第一时间获得盗墓的信息。拥有资金和关系也是他们的优势,否则,文物到手怎么那么快就运到了境外?但是,由于背负的风险较大,这一群体的组织结构基本处于松散状态。三、四级市场老板大多聚集在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大城市,他们不是有着文物报关的本领,就是有着更深的背景和能力。文物倒手到这个阶段,身上携带的盗掘证据链已经断裂,即使留有一点蛛丝马迹也无碍大局。所以,老板们基本上已是安全无忧。造假便成为这一级老板闲暇时的神来之笔。开办工艺品厂便是这奇思妙想的结果,一方面可以合理合法地向国内外运送所谓的“工艺品”,另一方面也为文物造假撑起了一把遮阳伞,的确是个绝妙的主意。于是,这很快就成为文物贩子们的另一条生财之道。假货分两种,明码标识的仿制品和以假乱真的假文物。当仿制品充斥市场时,真真假假的游戏往往欺骗性更大。这大概也是民间收藏者手中80%为赝品的原由之一吧。再经过一、两轮的倒手后,“洗白”的文物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见到幕后的大老板了。走到这一级的文物基本不再携带风险,拥有它的大老板可以风光地拥有支配权。一切似乎都渐入佳境,只是文物在这里仅仅成为文物,它所携带的学术意义也随着离开原址而一并消失。穆子说,盗墓就像一个承包工程,贩卖文物如同一场魔术游戏,工程是实实在在做出来的,魔术却是真真假假编排出来的。所以,他崇拜那些头脑睿智的大老板。那么,大老板们又是谁呢?国际文物学会的一则统计令他们露出端倪。目前,全球文物收藏量达到万件以上的文物商大约有3000人左右。这些不同国籍的大老板们控制着一个复杂而紧密的文物交易络。各个国家盗掘出的地下文物,经过四五道文物贩子的倒手最终到达他们手中,随后,这些文物进入合法的商业渠道,拍卖、转手、升值。大老板的能量究竟有多大?广州海关破获的一桩大规模走私案,让我们见识了他们在此行业的号召力。某外贸公司代理的一批瓷器报关时,海关工作人员发现,报关单上填写的“一般贸易”涂改为“展览品”,发票单据上也没有加盖文物管理部门的公章,于是决定开箱检查。检查的结果触目惊心,在普通花瓶和瓷器中夹杂着大量的地下出土文物,有陶俑、象牙锁、彩釉碗、汉代空心墓砖等,数量高达近千件。此案牵出的五名文物贩子被抓捕后,香港市场的文物行情一时间竟报复性上扬。据业内人士透露,一单货物的被扣,对这些大老板们的影响其实并不算大,一个走私环节的瓦解,对某条盗墓链的打击才是致命的。遗憾的是,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少之又少,大老板们往往同时培植十几个下线,这场变幻魔术的游戏也绝不会只有几个玩儿家。伴随着经济的发展与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已经从一个纯粹的古文物供给国变成重要的消费国。名人富豪们动辄几百万元争购一件文物的故事常常令文物商们津津乐道;文物的投资功能和避税功能被炒作者们无休止地放大;众多媒体报道的推波助澜,这些都使地下文物遭遇了空前的关注。盗墓产业化发展正以最快的速度吞噬着我国的地下文物,并且在扩大内需的呼声下,迅速地把触角伸向全国。了解更多详细内容,可通过以下方式关注我们公众:混世魔王(ID:puancun)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便秘,别大意了,时间久了,99%发展到癌症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开县体育网
环保家居
宠界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