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渔色大宋 第863章:劫皇帝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9:07 编辑:笔名

渔色大宋 第863章:劫皇帝

这一下变故谁都没有料到,吴乞买身边的护卫刚一动,阿娇就将刀一顶。

“退下!”

护卫面面相觑,为了主子的安危只能选择退避,同时恨恨地瞪了一眼门口的护卫与女官,他们怎么都想不通阿娇的刀是哪里来的。

徐子桢的反应极快,在阿娇刚挟持住吴乞买时他一把拉过赵楦,将扔下的刀拾了起来,来到阿娇身边站定,警觉地环视一遍四周。

他认出了那把金刀,这还是当初阿娇从汤伦那里绕来的,那是一个精巧的束发金环,只是打开时便会变成一把小匕首,难怪搜身的女官没有发现。

“阿娇,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吴乞买的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本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徐子桢自己都已经抛刀放弃了,可偏偏凭空出现了阿娇这个变故。

“四哥,我知道你一直都宠着我,今天就让我最后任性一次吧,阿娇不奢望你能原谅,等徐子桢安然离去,我会任由你处置。”

阿娇已是泪流满面,他和吴乞买兄妹感情极深,从小到大也都一直依赖着这位兄长,可是今天,她却逼不得已对她敬爱的兄长做出这样的事来。

徐子桢心里很不好受,他知道阿娇的性子,娇憨天真,就算在应天府时也常提及他的这位四哥,话语里无不充满着亲情,就算当初吴乞买要她回去成亲嫁给完颜蓟的儿子

渔色大宋  第863章:劫皇帝

,阿娇也没有真的怨恨过他。

可是他不好受归不好受,手上还是没有慢下来,他一把揪过斡本,将他的腰带扯了下来,将吴乞买的双手扳到身后紧紧缚住,斡本满脸怒容却不敢发作,只能站在一边,眼睛四下看着,显然在寻找机会救驾。

吴乞买并没有反抗,只是冷冷地说道:“你当我这都城是你想走便能走的么?”

徐子桢一边看向门外,一边随意地说道:“有你在,出个城还是没问题的,就是要辛苦陛下一趟了。”

门外一片漆黑的夜色,静得听不见一点声音,但是徐子桢不敢放松,皇帝的能量大到寻常人根本想不到,也许他刚出门,暗中就会飞出精准的弩箭取走他们的性命,而皇帝不会受到半点伤害。

该怎么办才能安全出去?他四下一看有了主意,下巴对书房北墙抬了抬:“把那个给我扯过来。”

北墙上有一幅金国地图,地图上挂着一面布幔,长可曳地,所有人一下明白了徐子桢的意图,但皇帝被他劫了,不得不照办。

一个护卫将布幔摘了下来,徐子桢接过,抖开,往头上一兜,用刀在头上戳开一个小洞用来看路,顿时将他和赵楦以及吴乞买阿娇全都盖在了布下,从下面看连脚尖都看不到。

布内传来徐子桢瓮声瓮气的声音:“陛下,请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的人要是瞎射箭把你弄死,这帐可别算我头上。”

“哼!果然好算计。”吴乞买的声音透着恼怒,他知道,这样一来他的护卫要救他就得大为顾忌了,正如徐子桢所说,要射箭偷袭也看不出布下究竟哪个才是他。

一个简易的大“帐篷”开始缓缓移动了起来,帐篷内徐子桢负责看路,阿娇依旧用刀抵着吴乞买,赵楦则挽着徐子桢的胳膊,默默无语,眼神坚定,虽说现在暂时有希望逃脱,但是她很清楚,就算今天能成功出城,可是离开大金版图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在这期间一切可能都会发生,不过她已经无所谓了,只要有徐子桢和她在一起,生或死都不再是那么重要。

“斡本大人,麻烦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吧,总得有个传话的人,不然一路上被人误会伤到陛下就不好了。”

帐篷内徐子桢又发来命令,斡本的脸色很不好看,腰带又被抢了去,但又无可奈何,只得一只手抓着衣襟,跟在帐篷后慢慢走着。

小楼边没有任何动静,护卫们在这空旷地带埋伏不了,要解救吴乞买可能只有到了闹市才会有可能找到机会。

“斡本大人,麻烦你替我们找辆车,然后请你亲自驾车。”

徐子桢又是一道命令,斡本重重哼了一声,挥手让人去预备马车,但他的眼睛却还在骨碌碌转着,显然在想着办法。

皇帝被挟持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皇宫,徐子桢透过布上那个小洞能清楚看到四周的黑暗中有无数身影在迅速移动着,这是皇帝的内卫,全是金国最顶尖的高手,不过他一点也不担心。

反正吴乞买在自己手里,就算那些护卫真的本事高到能秒杀自己,自己也能在死之前一刀割破吴乞买的脖子,同归于尽,反正拉个皇帝陪自己一起死,也算是很长脸了。

不过一路走来风平浪静,看样子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宫外停了一辆宽敞的马车,徐子桢停了下来,伏低身子检查了一遍车底,再看了看车内,这才拖着帐篷移上车去。

斡本很自觉地坐到车辕上,拿起马鞭,一声轻喝,马车辚辚而动。

徐子桢这才舒服地靠坐在车厢中,当然,头上的布还没扯开,今天的月光不是很亮,因此被布盖上后完全就是一团漆黑,他只能凭感觉才能知道身边靠着他的是赵楦,而另一边是吴乞买以及阿娇。

车走得很平稳,路上也很安静,那是禁军早早赶去前头,将无关百姓闲杂人等全都驱散了开来,皇帝被劫持,这毕竟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忽然一声马嘶,车停了下来,只听斡本低声怒喝道:“完颜荆,你要做什么?”

徐子桢心中一动,身子微探将车帘掀开些,只见车前有两人两骑拦在路中,其中一个他见过,正是出卖自己亲大哥的完颜荆,而另一个则是个年轻人,年纪看着不到三十,神情轻佻,似乎一点没把斡本放在眼里。

完颜荆端坐马背,悠悠地说道:“听说陛下被劫,我是来看看的。”

斡本和完颜荆有私底下的交易,但这时也忍不住大怒:“胡言乱语,还不快快让开?陛下若是受半点损伤……”

话未说完,完颜荆笑着接下去道:“那我大金国换个陛下便是。”

玉溪治疗卵巢炎费用
玉溪治疗卵巢炎医院
玉溪治疗盆腔炎方法
玉溪治疗盆腔炎费用
玉溪治疗盆腔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