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长江云王磊光新作在今天什么力量能重新将农

发布时间:2019-09-13 20:15:42 编辑:笔名

长江云:王磊光新作——在今天,什么力量能重新将农民动员起来?

长江云:王磊光新作——在今天,什么力量能重新将农民动员起来?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彩生活 / 长江云:王磊光新作——在今天,什么力量能重新将农民动员起来? 长江云:王磊光新作——在今天,什么力量能重新将农民动员起来? Posted on 2015年7月1日 by new_notlee in 多彩生活 从梁漱溟的困境看今日的乡村动员说起来,这已是八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梁漱溟先生42岁,投入乡村运动已有好些年头了。大知识分子到乡下去做事情,但做得并不顺利,在一次演讲中,他说起了“我们的两大难处”:“头一点是高谈社会改造而依附政权,第二点是号称乡村运动而乡村不动。”有意思的是,梁漱溟先生的这两大难处,第一点在晏阳初那里没有成为问题。梁漱溟先生“不求统一于上而求统一于下”,而晏阳初开展“农村建设”的“工作原则是只从事研究和实验,设立实验学校、表演学校,将研究的结果,贡献给地方当局,让他们去推广”。晏阳初一生抵挡住了高官厚禄的诱惑,不为官,也不介入政治,却广交有权力有影响力的人物,从地方的耆老、乡绅(中国政权的最下级执行者),到旧式官僚、军阀,到权贵夫人、张治中等国民党高官,乃至蒋介石,乃至联合国的官员、美国国务卿马歇尔、总统杜鲁门等(他们直接影响着中国的国家权力)。晏阳初先生一方面极力向国家权力借力,把“政治”看作是教育、经济、卫生之外的社会建设的“第四条腿”,从而获取大量的政策和经济上的资源,另一方面,政府也在向他借力,从他那里获取乡村治理的经验和办法。今天我们回过头来看这段历史,不得不承认,作为在西学中成长起来的中国知识分子晏阳初先生在异常艰难的处境中,“以宗教家的精神努力平教运动”(毛泽东语),他的成就是巨大的,——大约要远大于他的同仁们。如果不是因为战争的爆发,他的“平民教育和乡村改造的基层计划”或许就在全中国推广了。梁漱溟的中学涵养和学术成就,晏阳初自然远不及,但作为一个实践者,梁漱溟思想里有着太多曲曲折折的东西,而晏阳初更直接,朴素,也更落实。梁漱溟的第二个困境,在毛泽东那里更不成为问题。梁漱溟在他的文章中写到这么一个细节:“记得1938年1月访问延安时,毛主席问我做乡村运动曾感到有什么问题和困难,我开口一句便说:最困难的是农民好静不好动。毛主席没等我讲下去,便说:你错了!农民是要动的,他那里要静?”梁漱溟的路没有走通,与时代的局限都分不开,也与以他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的自身局限密不可分。读梁漱溟,在乡村治理和社会改造方面,他留给今人的教训,我个人总觉得要大于正面的经验。——当然,无论教训还是经验,这都是先贤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我在这里重提梁漱溟的“两大难处”,并不是为了探讨理论问题,而是想说明一点实践体会。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中,和平时期唯有两股力量能够真正将农民动员起来:一是乡绅的引领,一是国家权力的号召和强制。当然,这两股力量经常是融合在了一起。2015年3月底到5月初,我在家乡调研两月余,所见到的现实,让我对此更加有体会。在群众动员中,关于乡绅的引领作用,我在另一篇文章《第一代农民工,故乡拿什么迎接你》已有论述。当然,那篇文章里面讲到的“乡绅”,并不是旧意义上的,而是在新时代具有一定德才、能够在乡村起到类似古代乡绅作用的那种人。但这种力量,在当下也是十分有限。在这里,我依然要结合具体的事实,说一说另一种动员群众的力量。也是最主要的力量。中国是由共产党来领导和治理的国家,工农联盟是国家政权的基础,这是读过书的中国人都懂的道理。然而,近二十多年来,乡村日益衰败,三农问题成为全社会最令人忧虑的问题之一。一批又一批有志青年投身于乡村的重建运动。他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也在局部取得了一些成绩,尤其在舆论上为三农问题作了代言,然而,摆在他们面前的困境也是巨大的。投入乡村,试图绕开政治寻找新路,但农民却不动——梁漱溟的困境,依然是今天的下乡知识青年试图重建乡村之时所面临的最大困境。然而,中国农民,对知识分子向来缺乏足够的信任,但对共产党的中央,却始终是最忠诚的,对党中央的政策也始终深信不疑。尤其是坚守农村的老年农民,他们是中国唯一每天坚持看联播的一群。从2006年免除农业税之后,农民在田边地头相遇,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党中央的政策确实好,确实是为农民着想,但就是下面的那些人太坏了……”“下面”尽管坏,但只要什么文件精神下来,就会如秋风扫落叶,在农民中迅速得到贯彻。有太多事实足以证明这一点。在学院里,对于农民,向来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一种认为农民最革命,一种认为农民最不革命。这两种看法可能都对,也可能都不对。关键问题是知识分子常常不能超越自身,站在农民的角度去把握农民的逻辑。在绝大多数时候,对于许多事情农民虽知而不能言,但是“大义”他们却是十分明白。起码这两点“大义”他们就非常清楚:一、在中国,唯有什么力量才能够带领他们参与生活的建设;二、倘若中国真的出了什么乱子,受害最深直接的又会是谁。他们就常常在这两个维度之下思考问题,尽管很少有农民将这些明确地概括出来。这次回家乡调研,更加让我确信:在中国的历史和现实语境中,知识分子可以与农民结合,可以提供经验,但真正要建设美丽乡村,非共产党来领导不可,除此外,恐怕别无其他力量能够把群众动员起来。在我的调查笔记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我要说的事是农村的垃圾治理问题。垃圾在中国内地农村真正成为问题,大约也就是近十来年的事情了,然而国家对农村垃圾实行全面治理,却是这一两年的事。2015年,我所在的大别山L县,也开始把垃圾治理提上日程。笔记是这样的:L县对垃圾的处理1、一级一级动员。五月初,县里组织乡镇领导开会,乡镇组织村干部开会,村委会组织党员和小组组长开会,小组组长组织全组的人开会。县、镇、村,各级都在抓紧宣传。村委会在村里拉了横幅。最近看到,L县又为此开了全县大会:“5月31日,我县召开村村通客车暨农村垃圾清理工作现场会,要求全县各地要再加力度,再添措施,查漏补缺、整改提高,确保村村通客车和农村垃圾清理工作顺利通过省级检查验收。”2、村里给各小组发垃圾桶,建垃圾池。我们王家塆是全村比较大的组,村里发了八个垃圾桶,建了三个垃圾池。从镇上买来砖和水泥,我的父辈和兄长一起动手建垃圾池,一个下午就建好了。小组长说:“后天县里有人来检查。”就这一句话,家家户户动了起来。垃圾划片,各家自扫门前雪。对于严重的地方,小组长亲自上门督促。塆子中央有一块荒地,是章云爷家的菜园,自从他家搬到了公路边,已经十六七年没有种了吧?里面堆满白色垃圾和桐子壳。那天下午,我看到M的母亲一个人在那里清理,但只是清理桐子壳。她把泥土挖开,然后把壳埋进去,其实相比于白色垃圾,桐子壳算不了什么,很容易就腐烂,化作了泥土和肥料。我看到她累得满脸通红,汗水把衣服都湿透了,就问:“你搞这里的垃圾,组里给钱吗?”她有些生气,说:“钱?鬼的钱!他们说这是我倒的桐子壳,就要我来搞,其实又不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倒!要是给个二三十块钱,我就把这整块地的垃圾都给清理了。”公共部分,大家一起清扫。村部所在地,公共区域最大,人流也最多,村委会打算请一个人长期负责清扫。如此说来,我们村马上就有了历史上第一个清洁工了。我有同学在L县当镇长,她里发了一些关于治理农村垃圾的照片:院子里堆满了刚刚采购来的垃圾桶;镇里自己配备了消防洒水车;镇干部全部上路清扫垃圾。3、钱从那里来?滕书记告诉我:上面说是要给钱,但还没有给,村里先垫着。我们村没有钱,钱都是借的。县里的补助标准,据说是这样的:垃圾桶50元一个,垃圾池300元一个。大雾山村是全镇版图最大的村,由于山高地险,人住得分散,处理垃圾的难度就更大。算下来,上头要给村里拨款近两万元。我说:不到两万块钱,就把全村垃圾处理的基础设施给建起来了,还让累积多年的垃圾得到了初步清理,这也是很厉害的一件事。4、检查。从今年五月份开始,镇里每个月要到村里检查一次,县里每个月对全县的各个乡镇进行抽查。为此村干部要比以往忙一些,得时不时下到小组检查,督促一下。5、奖惩。滕书记说:做得不好的村,就要扣“转移支付”的钱。“转移支付”,就是村干部的工资。对于小组有没有奖惩呢?滕书记没有说。大概在这一点上,上面也还没有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吧?6、效果:垃圾设施建立起来了,垃圾问题也得到了初步治理。五月份上头来检查,我们村得了90多分。一组,也就是我所在的王家塆,清理得较为干净,滕书记说:王家塆的人素质要高些。不像山上头几个小组,人住得分散,又养着牛羊,粪便到处是,清理起来难度很大。本来很多人就不爱卫生,尤其是一些单身汉,自己家里的卫生都不搞,还去搞外面的卫生?我想:原因恐怕不仅如此。我们一组处在山脚下,人住得紧,虽然青壮年劳动力多不在家,但总还能够找出几个带头人,也有比较多的老年劳动力。而山上的小组,山高路远,本来人就少,住得散,青壮年不是打工去就是搬走了,上头的精神到这里自然要大打折扣。而且,在基础建设和制度建设之外,要培育讲清洁、主动维护公共卫生的文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吧?(根据5月8日、 6月1日、6月2日的记录综合而成)我知道,这篇文章倘在上发布,会招来各式各样的批评,因为它太主旋律了——在信任危机还没有得到解除的时期,任何主旋律的东西都可能招致批评乃至辱骂。但是,我真心期盼所有真正关心乡村命运的人,能够到乡村去走一走,放下姿态听听群众的心声,真切感受一下是什么力量才能将农民动员起来。我出身于贫困农村,成长的年代饱经曲折,但我始终像我的父辈那样,有一个“小农立场”,最信任土地,最信任共产党;也正因为如此,对于自己作为“知识分子”的身份,我始终充满了自省。说到底,这份信任和自省,都是现实给我的。在政府独大的国度里,政府只要下决心做好一件事,是不会做不好,而且一定势如破竹;但是,倘若这个政府很糟糕,要做一件坏事,也一定会把事情做得坏到极致。共产党的政府要永远关心群众的真正痛痒,永远不可忘记毛主席的话:“一切群众的实际生活问题,都是我们应当注意的问题。假如我们对这些问题注意了,解决了,满足了群众的需要,我们就能真正成了群众生活的组织者,群众就会真正围绕在我们的周围,热烈地拥护我们。”(本文由王磊光独家授权长江云发布,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比民用发展更快 以色列无人战车将升级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小儿咳嗽吃什么药
怎样治疗脑梗塞呢
三岁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宝宝发烧喂不进去药怎么办